履步武功彩云间
户外活动多年,帐篷露营也享受多年,遗憾的是每年安福武功山的帐篷节我都因故没能参加。去年8月底,我结束了在西藏、新疆的户外活动,得到安福武功山帐篷节举办......

未标题-2

安福武功山帐篷节

□少飞

户外活动多年,帐篷露营也享受多年,遗憾的是每年安福武功山的帐篷节我都因故没能参加。去年8月底,我结束了在西藏、新疆的户外活动,得到安福武功山帐篷节举办的消息后,决定邀请友人随户外俱乐部一道参加。

未去之前我查看了有关资料,武功山金顶海拔高度1918.3米,而从登山的山门处徒步而上,到露营的营地约有4.5千米。负重登山过程体力消耗是很大的,一般人走完全程约4个小时。参加帐篷节,实际上就是去参加登武功山的活动。有了这个情况分析,出发之后我也就有了负重登武功山的心理准备,心情也很愉快了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出发前的一件趣事。

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我:“这个星期准备到哪里去活动。?rdquo;

我说:“到武功山去参加国际帐篷节。”

“武功山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在安福,很有名的。”

随户外俱乐部出发,凌晨2点左右到达武功山的石鼓寺。天虽然很黑,但在一辆接一辆的汽车灯光照射下,我们发现除了公路外,石鼓寺门外的空地上已搭满了五颜六色的帐篷。接待人员无奈地说,你们来得太晚了,只好将就一下,见缝插针地找地方搭帐篷睡一会儿吧。大家都感到困倦,户外活动本身就是苦中作乐。

到了山门口,我发现登山可坐缆车,也可履步而上。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:

千峰嵯峨碧玉簪,

五岭堪比武功山,

观日景如金在冶,

游人履步彩云间。

诗中说“游人履步彩云间”,我想这履步应该是很浪漫的吧。我已是耄耋老人了,如能背负着沉重的帐篷包而履步登上武功山,不也是此生中的一件幸事吗。想着想着乐了,走,去履步武功彩云间。

在山下抬头一望,武功山确实是千峰嵯峨。

回望远方,那诱人的云窝让人驻步。户外活动者们都知道,在大山中活动一定要做到“走路不看景,看景不走路”。然而在这诱人的云窝面前,只要谁“哇”地大叫一声,那一溜的登山者就都会齐刷刷地转过头来,紧接着那齐刷刷的、惊讶赞叹的“呵呵”声,便似惊雷般地在山谷中震荡,久久不绝于耳。

在山谷中攀登,树木遮天蔽日,能看见的就是山石和涧水了。我又想起了那首诗,“千峰嵯峨碧玉簪”,说“簪”倒还说得过去,但怎么会是碧玉的呢。看着眼前的绿树、山石和涧水,仿佛眼前的景色都通体透亮晶莹了。才子写诗,意境深远。

就这样想着,在山道上走着也就不觉得累了。

在山下我就看见了挑夫和卖登山竹棍的。在上山的途中,不少人都拄着这种竹棍登山,的确也是一道清新的景观。而那些威勇的挑夫,一边走着一边吆喝着让道,却又给了我们这些户外活动者以心灵的震撼。在这种时候,大自然给与人的是无限的神功,让你越发地愿意去亲近大自然。

到了吊马桩,只有金顶在上了。放眼一望,山上全是茂盛的、黄绿色的草。我惊奇了,此山哪来这么好的植被。满山的草甸,主要是因为这里的气温,湿度和山地表层土壤适宜而形成的。到这时,我体会到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举行帐篷节活动,为什么这么多游客会这么深情地向往武功山。

站在大草甸上,仰望着金顶,我又犯傻了。为什么叫金顶,“顶”可以理解,而这“金”又从何而来呢。莫非来自那首诗中的“观日景如金在冶”。

看着一溜溜的人马继续向着前方而去,我知道,远山在召唤,帐篷节在召唤,我又迈开了近乎蹒跚的步履,继续攀登了。

你好,营地;你好,帐篷;你好,驴友们;你好,一年一度的国际帐篷节。广袤起伏的大草甸,星星点点的帐篷群,精神抖擞的户外活动者。

我扎好了帐篷,站在一个山坡上,久久地凝望着节日的大舞台。心里在想,是谁让游客趋之若鹜,是谁让这寂静的大山沸腾起来了,是谁让户外活动者们的心灵升华了。我对着碧蓝碧蓝的天空高喊,是谁造就了这眼前的一切……这时,我仿佛听见遥远的天边,有个声音由远而近地在回应着我,是大自然。

心情的舒畅,加上休息了一下午,上午3个多小时登山的劳累全都消失了。这时我感到了一丝凉意。我回望了一下天边,发现太阳已经西下,我知道高山上的寒夜来得特别快。我正准备去添加衣物防寒时,却又想起了那首诗。“观日景如金在冶”,这诗句又引起了我的遐想。自古以来诗句中描绘太阳大多是直接形容,或直接比喻,而这句诗却不然。诗中写的是日景,而这个日景又是一个动态,即“如金在冶”。我忘了寒意的侵袭,注视着天边即将落山的日景。我拿出相机,赶紧拍下了照片。

晚上篝火欢腾过后,带着一天的兴奋与疲劳,我在柔软草甸上的帐篷里入睡了。

第二天,依然是个好天气,望着阳光下金色的大草甸,回味着昨天迷人的帐篷之夜,带着不舍的恋情,驴友们高喊着,再见了,帐篷节;再见了,武功山。

背着帐篷包,行走在山路上,感觉轻松了许多。望着前后一字排开的龙蛇长阵,又望望头顶不远的彩云,只见人影晃动,隐隐约约恰似在画中游动。我又想起了那首诗,“游人履步彩云间”。

好一个履步彩云间,怎么就想得出这么华丽的诗句来。3个多小时的负重下山,我们走了,但又有许多驴友上去了,谁不想履步彩云间啊。

□少飞

户外活动多年,帐篷露营也享受多年,遗憾的是每年安福武功山的帐篷节我都因故没能参加。去年8月底,我结束了在西藏、新疆的户外活动,得到安福武功山帐篷节举办的消息后,决定邀请友人随户外俱乐部一道参加。

未去之前我查看了有关资料,武功山金顶海拔高度1918.3米,而从登山的山门处徒步而上,到露营的营地约有4.5千米。负重登山过程体力消耗是很大的,一般人走完全程约4个小时。参加帐篷节,实际上就是去参加登武功山的活动。有了这个情况分析,出发之后我也就有了负重登武功山的心理准备,心情也很愉快了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出发前的一件趣事。

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我:“这个星期准备到哪里去活动。?rdquo;

我说:“到武功山去参加国际帐篷节。”

“武功山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在安福,很有名的。”

随户外俱乐部出发,凌晨2点左右到达武功山的石鼓寺。天虽然很黑,但在一辆接一辆的汽车灯光照射下,我们发现除了公路外,石鼓寺门外的空地上已搭满了五颜六色的帐篷。接待人员无奈地说,你们来得太晚了,只好将就一下,见缝插针地找地方搭帐篷睡一会儿吧。大家都感到困倦,户外活动本身就是苦中作乐。

到了山门口,我发现登山可坐缆车,也可履步而上。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:

千峰嵯峨碧玉簪,

五岭堪比武功山,

观日景如金在冶,

游人履步彩云间。

诗中说“游人履步彩云间”,我想这履步应该是很浪漫的吧。我已是耄耋老人了,如能背负着沉重的帐篷包而履步登上武功山,不也是此生中的一件幸事吗。想着想着乐了,走,去履步武功彩云间。

在山下抬头一望,武功山确实是千峰嵯峨。

回望远方,那诱人的云窝让人驻步。户外活动者们都知道,在大山中活动一定要做到“走路不看景,看景不走路”。然而在这诱人的云窝面前,只要谁“哇”地大叫一声,那一溜的登山者就都会齐刷刷地转过头来,紧接着那齐刷刷的、惊讶赞叹的“呵呵”声,便似惊雷般地在山谷中震荡,久久不绝于耳。

在山谷中攀登,树木遮天蔽日,能看见的就是山石和涧水了。我又想起了那首诗,“千峰嵯峨碧玉簪”,说“簪”倒还说得过去,但怎么会是碧玉的呢。看着眼前的绿树、山石和涧水,仿佛眼前的景色都通体透亮晶莹了。才子写诗,意境深远。

就这样想着,在山道上走着也就不觉得累了。

在山下我就看见了挑夫和卖登山竹棍的。在上山的途中,不少人都拄着这种竹棍登山,的确也是一道清新的景观。而那些威勇的挑夫,一边走着一边吆喝着让道,却又给了我们这些户外活动者以心灵的震撼。在这种时候,大自然给与人的是无限的神功,让你越发地愿意去亲近大自然。

到了吊马桩,只有金顶在上了。放眼一望,山上全是茂盛的、黄绿色的草。我惊奇了,此山哪来这么好的植被。满山的草甸,主要是因为这里的气温,湿度和山地表层土壤适宜而形成的。到这时,我体会到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举行帐篷节活动,为什么这么多游客会这么深情地向往武功山。

站在大草甸上,仰望着金顶,我又犯傻了。为什么叫金顶,“顶”可以理解,而这“金”又从何而来呢。莫非来自那首诗中的“观日景如金在冶”。

看着一溜溜的人马继续向着前方而去,我知道,远山在召唤,帐篷节在召唤,我又迈开了近乎蹒跚的步履,继续攀登了。

你好,营地;你好,帐篷;你好,驴友们;你好,一年一度的国际帐篷节。广袤起伏的大草甸,星星点点的帐篷群,精神抖擞的户外活动者。

我扎好了帐篷,站在一个山坡上,久久地凝望着节日的大舞台。心里在想,是谁让游客趋之若鹜,是谁让这寂静的大山沸腾起来了,是谁让户外活动者们的心灵升华了。我对着碧蓝碧蓝的天空高喊,是谁造就了这眼前的一切……这时,我仿佛听见遥远的天边,有个声音由远而近地在回应着我,是大自然。

心情的舒畅,加上休息了一下午,上午3个多小时登山的劳累全都消失了。这时我感到了一丝凉意。我回望了一下天边,发现太阳已经西下,我知道高山上的寒夜来得特别快。我正准备去添加衣物防寒时,却又想起了那首诗。“观日景如金在冶”,这诗句又引起了我的遐想。自古以来诗句中描绘太阳大多是直接形容,或直接比喻,而这句诗却不然。诗中写的是日景,而这个日景又是一个动态,即“如金在冶”。我忘了寒意的侵袭,注视着天边即将落山的日景。我拿出相机,赶紧拍下了照片。

晚上篝火欢腾过后,带着一天的兴奋与疲劳,我在柔软草甸上的帐篷里入睡了。

第二天,依然是个好天气,望着阳光下金色的大草甸,回味着昨天迷人的帐篷之夜,带着不舍的恋情,驴友们高喊着,再见了,帐篷节;再见了,武功山。

背着帐篷包,行走在山路上,感觉轻松了许多。望着前后一字排开的龙蛇长阵,又望望头顶不远的彩云,只见人影晃动,隐隐约约恰似在画中游动。我又想起了那首诗,“游人履步彩云间”。

好一个履步彩云间,怎么就想得出这么华丽的诗句来。3个多小时的负重下山,我们走了,但又有许多驴友上去了,谁不想履步彩云间啊。

网友评论

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中国吉安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中国吉安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吉安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